没事,别管他们

我一向不喜让宝贵的信息白白流逝,也不愿制造更多垃圾信息。所以我会“反刍”宝贵的东西。我仅是反刍了六个字,就形成了很复杂的感悟。

看到这句话的背景,是我第一次被主动邀请进一个群;不久以后我私下表明了自己的想法:许多年龄比我小,但是掌握的东西比我多。这时候我得到的答复就是这六个字。

当时候我感受到的是一种新的态度:坚决果断,与我一往绵延流水的思路截然不同。我没有去追问那六个字的意思,但是这六个字在当时候把我一直以来的憋屈解决掉了至少一半。当时候,我或许担心无法获得一个好成就,甚至很快就会被抛弃成为某种渣滓。这六个字并没有让我继续去思考这些问题;它的意思更像“着眼当下”。

这六个字同时给我别的一些暗示:我所认为光彩的人,不一定完美;我应当去留意他们的缺点以便平衡过于“正面”的想法。从这一句话其实还可以得到很多,——例如,不要以为我自己的学校是最好的大学——国内最好的大学是清北。但清北也不是最好的大学——CS专业全球最好的大学可能是伯克利。甚至CS也不是最好的专业,最好的专业我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又,许多数学的知识是只学了CS的人无法谈及的。那么,如果知乎不是最好的平台,更好的平台是哪里呢?如果科学不是绝对最好的理论,那么更好的理论体系又是什么?等等等等;当然也包括——在我所认为的这些年轻的天才之上,肯定有更多老成的司机能秒杀他们。我应当去知道如何了解这些人,而不仅仅是把目光给停留在“天才”之上。我仍然记得,一天Felis Sapiens对此表达了和我一致的观点——顺便一提,我最擅长记住的不是什么理论知识,而是日常的重要聊天记录与事件。当然还有,如果我受到了质疑/反驳,这并不一定代表我是错的——不过我真正意识到这一点是非常后来的事。我也不必“刻意迎合”所有人的兴趣——哪怕“更为深刻地了解所有人”直到现在为止都是我所期望做到的;而仅仅是为了这个“了解”,我仿佛又涉猎了好多别人都没涉及的东西。

“着眼当下”,“刻意迎合”,“别管它们”,“坚决果断”,“寻求完美”,这些看起来毫不相关的字眼就被我建立起了这样子的联系。“坚决”、“自我”的意识的种子,逐渐在我的脑袋中生根发芽。接下来我需要更多的阅历去意识到、更多的觉悟去实践。

----

我一直以来想要恢复我四年下来在恶劣环境中失去的代码能力,这被我囊括在“构造过去的(学习)心态”这样子的一个主题的思考之下。我意识到这种“较大层面的问题”不是我靠短期的意志就能改变的,路上“困难重重”。我有很多琐碎的心理阻碍,例如,我无法理解“通过刷题提高自己的代码能力”的心态,我认为那不是真正地理解(所以应当如何理解这种行为的正确性);又或者,我想要啃完这个那个,锻炼我阅读和做题的能力,这样子我就能够去执行曾经复杂、现在看起来很简单的行为;但是我最后很容易无功而返。如此种种,不一而述。

我看到哆哒数学网的微信公众号有一篇文章,一名数学教授,给网友教了一堂数学课,内容是花一整堂课的时间把小平邦彦的微积分的前言给阐释深刻。最后,老师还说了一句话:他想要教学生的不是微积分的具体内容,而是一种学习任何学科知识的能力。我在看到这篇文章以后,开始思考,什么是这种“学习任何知识的能力”呢?以及人家是怎么“把仅仅一个前言给讲上一堂课的”?

前者后来被我归纳为“如何学会学习”;后者被我归纳为“如何学会深度思考”。本质上前者蕴含了后者,后者是前者的关键。与这两个念头相关的关键事件有两个:第一,某一天我终于意识到,“我们学习一样东西,是为了学会学习一万门东西”——因为“我已经能去了解量子pl,可计算性,hott,还有其它一大票,那我还有什么好怕的!”——还有很多等价的表述,例如知乎上有人提到有教授说“学习数学就是一个克服恐惧的过程”(这也是为什么我对一些学数学的人害怕学习专业以外的东西感到匪夷所思的缘故);第二,我终于有意无意地去从书本中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仅阅读了两本书:《朱子读书法》和《如何再次拿起书》。

阅读完两本书的这段时间我恰已被各种纷扰的言论搞得对数理毫无兴趣,于是转而开始用画画来代替种种实践;于是就有了《没有图片的绘画入门教程》。写博客也是我对“深度思考”的实践,因为这要求我写出有条理的长篇文章。

这时候的我,如果去面对数理或者计算机,我应当不会再太纠结别人理解概念有多快。我会想要去问这个概念和剩余的所有概念之间有多深刻的联系。回忆之前我提到一个东西其实是Yoneda Lemma的特化的时候,有人由此做出了更多的联系。我认为这是真的学到了东西的表现,虽然人们并不总需要显式地意识到什么是学习:只要足够专注,自然会有自己的觉悟和感悟。

我突然发现,虽然我现在在思考的主题是“如何学会学习”,但是如果“真正地喜欢一样东西,哪里会去思考这些琐碎的话题!”于是我意识到我总归要回到更加实际的内容上。然而我现在的思考的确直接地帮助了我解决很多心理的困难与困惑。所以这个主题究竟只是一个工具,当我达到了彼岸,我就要有意识把之弃之一旁。

后来我在另外尝试阅读一点点数理的时候,的确也因此得到了更多的感悟,所以我的思考是有作用的。这时候我早就不再关心别人打算去了解什么了。我想,接下来我要继续把这个“如何学会学习”想清楚。但如果我没有“自我”,我更多考虑的只是别人如何厉害。又,如果没有那句话,我就更加不会意识到我有“自我”了。如果有人能猜到那句话,写在文章标题的的那句话,是谁说的,请向之传达我的谢意;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我认为,一直以来阻碍我最高效率学习的原因是心理问题;但是这种东西难以被表达,也难以被理解——何况我自己一直以来就没有被人深入理解过。这一方面,我又很羡慕别人:他们的负担没有我大,并且有要好的、话题重合度更高的朋友同甘共苦。最后我意识到,真正能够帮到我自己的只有我自己,用自己的路子,是让我最快恢复我自己的状态的最好选择。

如果我终于能够把所有我感兴趣的领域的能力都提升/恢复(尤其是代码能力)到满意的层次,我一定会变得更开朗。哪怕每一天我的变化都很大,现在的我依然需要时间改变。怀着期盼继续生活的同时,我也在想,别人肯定不会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于是我又暗暗祈祷、立下约定:当我彻底达到了构造心态的目标,一定会再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