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自然

就是一个新的原则,当我将原则的执行提升到最纯粹的程度的时候,我应当是意识不到原则的存在的,不过这似乎改变了一大票东西,例如我只要存在原则就意味着我有缺憾;这同时也要求我去意识到我的原则从有意识到无意识的过程

最近对学习的认知就四个字“打破恐惧”,虽然应该还是缺了很多东西,不过我打算把这四个字“记在心里”——而这四个字也因这个原则的存在而被赋予了新的理解

与此同时我也找到了新的少说一点话的动机

不过我究竟能做到多少……